主页 > 关于我们 >

王兴替拼多多“解围”我们提前准备了几个关于美团上市的问题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20 22:34

  由于美股的中概股寒冬,独角兽们纷纷选择将目光迎向港股的政策红利,但最终并没有体验到想象中的热烈欢迎。

  小米和美团的估值预期都曾超过京东,现在看起来是似乎都难以实现。反倒是剑走偏锋,反向操作的拼多多,逆大势赴美,估值一下子就活脱了,账面上拼多多CEO黄峥的个人财富就超过了刘强东。

  但奇怪的是,随着拼多多上市刷爆朋友圈的并非是黄峥的语录,而是王兴的饭否。在这波围绕拼多多所展开的讨论中,王兴不断在其饭否上发表看法,金句连连,不断被媒体引用,引导大家去理解拼多多的商业模式和估值,甚至拼多多的“假货”。如果事前不清楚,你一定以为王兴才是拼多多的CEO。

  当然,王兴不是拼多多的CEO,黄峥才是。黄峥的拼多多上市了,王兴的美团也快了。拼多多现在所遇到关于估值,关于模式,关于问题的各种讨论,不出意外,美团也会遇到,所以这次王兴帮拼多多解释全算是练手了。

  关于美团上市,王兴去年就曾在媒体面前信誓旦旦地说。“如果美团上市,那么估值怎么也得1000亿美元。”那个时候,他对于美团上市这件事情的抵触是挂在脸上的。

  一年后,他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终于表达了“打算上市”的意愿。其中的转变,被大多数媒体解读为拥抱港交所的大改革。上个月世界杯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港交所披露了美团的招股书。这份招股书就像是往海里丢了一颗炸弹,溅起惊涛骇浪,从那之后,关于美团估值的猜测,就没平静下来过。

  最开始的预期是600亿美金,这个数值尽管及不了王兴的1000亿美金愿景,但仍旧比中国互联网BATJ格局的“第四极”京东要高。在各界人士对这个估值争论僵持不下的时候,前几天突然有消息说“美团估值预期下调到了投前350~400亿美金”。面对网上铺天盖地的跟帖讨论,美团很快回应“尚未进入确定估值阶段,有关估值的任何传言和讨论不具参考性”。

  消息中高达40%的调整幅度,不仅仅是资本市场在不断调整的行情中对美团原有期望的走低,更是香港股市对于内地独角兽估值的疑问。支撑这个疑问的是,伴随着独角兽上市潮而不断攀升的破发率。数据显示,截止到小米上市,港股的破发率一度超过70%。

  “谁先上市,就意味着谁输了,投降了。”2014年底,美团CEO王兴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这样说。

  当时,人们都不知道谁会先上市。如今,总算有了答案,多线开战、腹背受敌的美团,终于决定前往香港上市。但你转眼再看,与美团业务有竞争的公司,除了多年前就早已上市的携程,其他竞争对手无论是滴滴、饿了么、口碑还是淘票票,没有一家上市。

  资本市场的冷淡是让美团急于上市的一大原因。今年,在金融去杠杆不断推进、市场流动性偏紧之下,一级市场的募资能力正在受到考验。受此牵连,二级市场的情况也不那么乐观。

  投中信息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VC/PE机构完成募集的基金共103只,同比下降54.82%;完成规模110.3亿美元,同比下降74.85%。在投行人士看来,“从港股新经济公司们一路向南的K线图,到最近A股刚上市的几只独角兽表现不及预期,再到CDR基金雷声大雨点小,投资者对于新经济的热忱,恐怕已经过了最高点。”这也能解释为何小米和美团等新经济公司急于在今年扎堆上市。

  美团上市的另一大原因,很可能在于自身面临的资金压力。美团招股书显示,在现金储备方面,美团2017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94亿元,短期投资(理财资金)为258亿元。有业内人士给美团算过一笔账,到2018年,美团账上能用的可能只有30多亿美金。而30亿美金只够它这一年用。

  要么从一级市场拿钱,要么从二级市场上拿钱。盘点下美团的融资历史,就会发现,这些年,美团在一级市场上的融资的额度超100亿美金。

  据腾讯《深网》报道,有投资人曾表示,2016年美团点评合并后的首次融资,非常坎坷。当时他们曾把融资方案推荐给国内的投资人,但第一次国内的投资人并不买账,后来他们又重新了做了融资方案,国外的投资人和国内的投资人共同投资。

  王兴曾对上市一事颇为不屑,但现在似乎变得更容易理解。据公开媒体报道,在此次港股IPO前,王兴曾接触软银寻求注资,但是没有成功。The Information曾于今年6月初报道称,王兴曾接触软银寻求新一轮注资,但没有成功,此前美团还有意从私募基金处以40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30亿美元。不过美团对此消息予以否认。

  但是从多线开战,不断烧钱的角度来看,美团确实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从招股书就能看出其中的端倪。

  美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共计452亿元人民币,而美团2015-2017年经调整利润分别为净亏损59亿元、54亿元、29亿元。虽然亏损收窄,但想实现盈利美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另一方面,美团年度交易用户数由2015年的2.06亿增加到2016年的2.59亿,再增加到2017年的3.1亿,虽然用户数在增长,但增速却明显下滑,由25.7%下降到19.7%。

  这也意味着,美团与竞争对手的用户争夺情况变得更加激烈。我们知道,美团面临的每个对手都十分强大,餐饮和外卖领域的对手是阿里和蚂蚁金服大力支持的口碑和饿了么,在线亿美元的携程,打车出行领域的对手是估值近600亿美元的滴滴,而生鲜电商面临的对手将是传统零售巨头和阿里巴巴和京东两大电商巨头,在线票务领域面临的对手则是阿里巴巴。

  美团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目前计划提供的诸多服务品类可能需要大量现金支出以激励客户,以维持或增加我们的市场份额,但这可能会对美团的现金流造成压力。

  关于盈利预期,美团招股书的风险因素中显示,美团点评历史上产生了较大亏损,未来可能会继续产生较大亏损。

  论烧钱,美团要与市值超过200亿美元的携程、估值超过 500亿美元的滴滴或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阿里中任何一家比烧钱都没有胜算,更别说与三大巨头在几条战线上同时开战。

  以打车为例,滴滴账上已经有超过100亿美元现金储备的情况下,程维在2017年底又去融了超过40亿美元资金,显然已经为即将到来的打车大战做好了长足准备。今年3月,美团打车在上海上线元,经历过与快的、Uber等多家企业对战的滴滴丝毫不惧,“尔要战,便战”,也对上海乘客也每单立减14元,美团打车也就失去了价格优势。

  近日,比达咨询数据中心发布《2018年上半年度中国网约车行业发展监测报告》,比达咨询调查了春季上海地区用户常用网约车平台。网约车补贴遭遇政府叫停之后,调查结果显示,美团打车用户呈现回流现象,94.6%的用户选择常用滴滴出行平台,常用美团的用户降至12.8%;网约车司机对平台的选择上,随着平台补贴力度的收缩,也更加倾向滴滴出行,5月份司机端常用滴滴出行平台占比达89.4%,而美团则降低至13.2%。

  美团盈利时间遥遥无期的背后,是各条业务线的成本不断攀升。根据招股书披露,为了扩大美团餐饮外卖市场份额,其销售成本由2016年的57亿元增至2017年的193亿元,增幅达238.8%。骑手成本由2016年的51亿元增至2017年的183亿元。

  今年4月美团还以37亿美元的总价收购摩拜,其中包括65%现金、35%美团股票、以及承担摩拜5亿-10亿美元之间的债务。美团招股书称,公司在2018年4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我们无法保证摩拜或我们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

  招股书中披露,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销售成本由2016年的人民币2.594亿元增加325.1%至2017年的人民币11亿元,主要是因为2017年推出试点网约车服务令网约车司机成本由2016年的零元增至2017年的人民币2.933亿元。

  网约车服务可以说是美团烧钱的一个无底洞。据了解,自美团打车业务在南京、上海等地上线后,便实行高额补贴政策,烧钱抢市场。招股书还披露,美团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自身的运营,特别是在新服务品类方面。

  美团点评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其营业收入为339亿元,同比增长161%;和收入的增幅相比,美团点评的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成交金额)增速稍慢。2017年,美团点评的GMV为3570亿元,同比增长50.6%。

  收入增速大于GMV增速,意味着美团点评的佣金比例在提升,同样的成交额。商户需要支出的费用变得更多,这也就意味着美团开始变得强势起来,正在开始“收割”以往积累的众多商户。

  美团上市之后,如果想继续保持股价,就需要进一步提升营收,在GMV增长缓慢的情况下,只有进一步加大收费力度,才能保证营收快速上涨。因此,在某种程度上,美团的话语权将越来越强,而商户的地位很可能将一年不如一年。

  实际上,在微博平台,已经有多个商户公开吐槽美团抽成太高。就在近日,内蒙古鄂尔多斯一店铺老板称,美团外卖将抽点率从22%涨到23%,同时要求下架其他平台,引起包括他在内的商家反感。商户们反映美团抽点率原地起价、抽点率高于其他平台、优惠不明不白等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商户们只好集体抵制美团。

  一个月前,还有商家曝光称,自己的店一开始只上了美团,后来发现单数量一般,就又上了饿了么,想一起来扩展单量!但是美团业务经理威胁他必须下架饿了么,当时自己没同意,第二天配送范围缩小,合同从原来抽成20%涨到25%,并威胁他两天之内不签封店!

  按这样的形式发展,未来或将会有更多美团商户进行反弹,抵制平台已有规则或者转投美团竞品。以餐饮为例,口碑是完全免佣,支付宝收取千分之6的支付通道技术费,而美团团购抽点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十五不等,口碑的竞争优势十分明显。

  市面上盛传着王兴计划融资60亿美元,美团的估值将超越京东的最新市值583亿美元,甚至还有机会超过小米,成为港交所有史以来最大的IPO,而美团最近的一次融资是去年10月份由腾讯领投的40亿美金,完成后,它的估值只在300亿美左右。

  此前小米的估值一度被香港投行预测为850亿美元,短期内能超过1000亿美元,不久后小透露出融资规模在47.2-61.09亿美元之间,估值在550-700亿美元,不过现在小米IPO价格定位17港元每股,市值缩水至539亿美元。

  如今美团600亿美金的估值,存在一定的夸大成分。在去年10月的40亿美元融资中,美团投后估值为300亿美元。据彭博社报道,这次IPO美团的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王兴在去年9月份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不像腾讯可以对标Facebook,阿里可以对标亚马逊,美国没有哪一个现成的互联网企业可以单一对标美团点评。”但他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在这个领域(吃喝玩乐)已经走到了在世界前列。”

  从招股书上看,美团将自己形容为“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其业务主要为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及新业务及其他。其中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乃为三个业务分部中的两个最大分部,在 2017 年占总收入的 62.0% 及 32.0%。收入模式主要为向商家收取佣金、在线营销服务、其他服务(基于云技术的企业资源规划系统、向商家提供供应链解决方 案、中小型商家融资服务、本地交通服务及其他产品或服务产生的收入)

  其实王兴今年3月份接受硅谷科技新闻媒体The Information采访时,在下意识用“亚马逊”来解释美团在做的事:“用户可以在亚马逊或淘宝上买到非常多东西,但这两者都只是用于购买实物的电商平台,而美团则是能够购买服务的电商平台。”他还做了一个反问,“哪种电商平台能够拥有上百万甚至数十亿的交易呢?”

  言下之意,美团与亚马逊、阿里的区别仅在于后者是聚合商品,前者是聚合服务,而相比较商品,服务(餐饮、住宿、旅游、金融等等)更具有市场规模和发展潜力。我们能看到,8年时间美团正在围绕生活服务形成一套组合拳。底层是外卖、到店餐饮(团购)高频业务,吸引用户形成流量;上面是酒店旅行、到店综合等低频业务进行流量变现。中间还两次重要的资本运作。一次是2015年10月美团合并大众点评,另一次是今年4月份,美团收购摩拜。前者是为减少同质化竞争,如同58收购赶集、滴滴合并中国优步;后者的则将美团的出行野心摆在明面上。

  “只有你什么都做,才能把用户的时间耗光并养成使用习惯,否则没有被满足的市场就会被别人拿走,甚至侵蚀你其他板块的业务。”美团早期投资人、今日资本掌门人徐新曾如此评价美团的业务拓展方向。

  但这会使美团陷入四面树敌和业务封闭的境地。虎嗅作者郝亚洲在其《美团为什么始终无法成为一线互联网公司》一文中提到:“如果美团成为了全服务平台,那就应该囊括所有用户。”但“美团如果在所有涉足的领域里,都没能做到“数一数二”的线亿美元左右市值的已上市公司做横向比较:市值560亿美元的京东,其在2017年的GMV为1.3万亿,净收入3623亿元,净利润50亿元人民币;市值340亿美元的网易,其在2017年的净收入为54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07亿元人民币。

  因此,从客观上讲,美团最终市值应该也将低于京东和网易。也就是说,340亿美元或许才是美团估值的上限。

作者:admin